风韵多水的老熟妇,孙英雄在北京有多吊

评论 113 条

  没人回答他。

  又敲了一下,还是没动静。林木安思索了两秒钟。他的手一扭,门把手很容易转动,门就没锁了。他慢慢推开它,试着叫出来,「木棉?"

  视线慢慢打开,浅蓝色瓷砖地板中间躺着一个熟悉的身影,长长的黑发遮住了脸,凌乱的发梢散落在地上。

风韵多水的老熟妇,孙英雄在北京有多吊

  林木安轻轻叹了口气,蹲下来拨开长发,露出一张白净清秀的脸。睫毛巧妙地搭在上面,鼻子微微动着,呼吸也很温柔。

  他指定自己给浴缸注满水,滴上精油,然后抱起这个人,脱掉他的衣服。白色的泡沫立即覆盖了他的大部分身体,只有那些细长而迷人的锁骨暴露在外。

  木棉仰面躺在浴缸边上,雪白的脖子微微翘起,面容沉静,睡得香甜。

  在明亮的灯光下,广阔的白色皮肤像月光一样明亮。

  林沐安打开淋浴,慢慢洗了头。

  打湿,挤洗发水,然后轻轻搓出泡沫,动作是故意放的很轻,直到泡沫被冲走,木棉也没有醒过来的痕迹。

  林木安拿毛巾擦干湿发,然后把洗面奶放在手心帮她洗脸。

  做完后,她裹上浴巾,放在床上,拍拍脸上的水,他拿出吹风机。

  木棉的头发又厚又黑,这两年留的更长了。晚上不擦干,明天肯定头疼。

  在电吹风打雷的一瞬间,木棉立刻皱起眉头,把自己卷成一团,挪到了一边。林木安加快了动作,几分钟后,空气终于又静了下来。

  她舒展了一下眉头,慢慢睡着了。林木安看着身上有水渍的自己,摇摇头,起身去洗澡。

  第二天,木棉醒来,完全忘记了昨晚发生的事。她只看到林木安的脸上充满了深深的睡意。她起床洗漱。当她看到浴室时,一些记忆浮现在她的脑海中。

风韵多水的老熟妇,孙英雄在北京有多吊

  卷好头发准备刷牙洗脸。手指间的毛蓬松柔软。很明显是昨晚洗的。木棉回忆了几秒钟,摇摇头,把牙刷塞进嘴里。

  林木安起床后,木棉正在端出早餐。她的头发被拉了一半,她穿着浅蓝色的围裙,脸上带着微笑,气质温柔,住在家里。

  林木安站在那里愣了一下,然后挠了挠头发,说话了。

  「你以后还是不要喝了。」

  「我昨晚做了什么?」木棉睁大了眼睛,活动起来,脑子里控制不住的想着他当年的样子。

  「你什么都没做。」我都做到了。

  「哦,那好。」木棉松了一口气。如果他和他一样,那就完了。

  天气最热的时候,暑假就要到了,木棉完全闲在家里。S市的夏天,平均气温30度,阳光灿烂,阳光灿烂,人一出门就像一下子在火炉里,让人头晕目眩。

  我什么都不在乎,只想找个凉快的地方度过这段艰难的时光。

  白天基本不敢出门,晚上太阳下山气温下降才敢出门。

风韵多水的老熟妇,孙英雄在北京有多吊

  在这种天气里,木棉再次感谢发明空调的人。

  凉爽的客厅里,两个人并排坐在沙发上,手里拿着半个红西瓜,一边吹着空调一边看电视,不时的讨论着两个故事,生活悠闲而滋润。

  林木安最近心情特别好。木棉和他的作息时间基本相同。每天都是一起起床吃饭,玩耍,睡觉,简直美得想上天堂。

  我希望这个暑假会越来越长。

  可惜好景不长。过了一会儿,木棉接到了赵璇的电话。

  "我们两天后放假,打算来看你。"

  「哦,不,我们过来吧。」木棉有点害怕

  「没什么,我和你爸早就想去S市玩了。」

  她的语气不容置疑,木棉只能妥协,带着林木安开始打扫卫生,干了一下午。

  直到两人瘫倒在沙发上,木棉才发现自己好久没说话了,有些奇怪的沉默。

  「你怎么了?」她轻轻握了握他的手,问道。

  林木安没有回答,只是侧过头看着她。他们静静地看着她,一会儿,他凑过来吻她。

  柔软的嘴唇分开贴,再贴上去,最后停在上面。林木安捧起嘴唇,轻轻吮吸。

  「你害怕吗?」他松手,木棉注意到了,抬起眼睛盯着他,淡淡问道。

  林沐安还是没有回答,只是抓着她的手扣了进去,紧紧的扣着手。

  良久,他低声回答,「是的。」

  「别害怕,」木棉用力握了握他的手。「他们不是不讲道理的人。说得好就好。」

  「但是你妈妈不喜欢我。」林木安低垂着头,轻轻说着,眼里闪过一丝微伤。

  「怎么会这样?刚认识的时候,不是挺好的吗?」木棉皱着眉头,有些心疼的看着他。

  林沐安没有再说话,只是神色黯淡。

  两个人的飞机上午十点到达。林木安不方便出门。木棉一个人去了机场。当她解释时,他们看起来很轻,看不到愤怒。一路上,木棉在一旁敲着,为他说好话。

  进门的时候,林木安站在那里乖巧的打着招呼,两个人点点头,然后看了看四周,木棉和林木安低垂着头,恭敬地跟在后面,像两个犯了错误的孩子。

  他们一坐下,就直接提问。

  「你要结婚了吗?」

  木棉愣了一下,还没反应过来,林木安已经立刻回答了,吐字清晰,打在地板上。

  「是的。」

  空气安静了几秒钟,赵璇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  「结婚不仅是你们两个人的事,也是两个家庭的结合。」

  之后她变声,盯着林木安说:「据我所知,你现在没有工作,没有父母,是吗?」

  「妈妈!」木棉立刻发出不满的声音,朝她皱了皱眉头:「没有办法选择一个人的出生。怎么能这么直接暴露人家的伤疤?」!"

  「没关系。」林木安握了握她的手表示安慰,然后直视着赵璇的眼睛答道:「是的。」

  「但是——」说完,他立即补充道。

  「我有收入,存款也能支撑我们以后的生活,这个你不用担心。」

  「至于父母,我觉得棉棉是对的。没有人能选择自己的出生。」

  声音落在地上,整个房间都很安全静无声,林慕安坐在那里迎接着两人的审视,神色是前所未有的坚定。

  仿佛对峙般,谁都没有先开口,赵萱的目光落到了他们交握的手上,许久,轻叹了一口气。

  「罢了,随便你们了。」

  她抬眸盯着木棉,语气有些发凉。

  「反正从小到大,我也没怎么管过你,自己选择的路,好好走下去就行了,总归,是过得下去的。」

  「我和你爸爸就去机场了,研究所还有一大堆项目等着我们。」

  见两人起身欲说话,她立刻开口,语气不容拒绝:「不用送了,又不是找不到路。」

  木棉张了张唇:「我还是送送您吧…」

  木铭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摆摆手,两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后。

  后来好长一段时间,他们在电话里都十分冷淡,可能是对木棉的先斩后奏感到心寒,也对她最终的选择感到失望。

来源:本文由拓普达小说吧原创撰写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!